當前位置:主頁>業内動态>

廣州竊聽器材泛濫引發隐私危機

來源:作者:

 


“每個人的手機都是一部竊聽器,不管你開不開機,都能被竊聽。”

  前不久在全國各地熱映的電影《竊聽風雲》中的種種竊聽手段,特别是手機竊聽給觀衆留下了深刻印象,而其中的這段台詞更是讓觀衆記憶猶新。該片的熱播加上近年來竊聽器材的日益泛濫,使如何保護個人隐私或單位機密再次成為社會熱議的焦點話題。

  竊聽器,這個聽上去離我們很遙遠的東西,卻真實地存在于我們身邊。記者經過采訪調查後發現,在廣州,各種竊聽器銷售非常活躍,而購買者與使用者絕大多數不會将其用于合法正規的途徑,從而使商業機密以及個人信息的安全面臨着嚴重的危機。

  有專家指出,我國手機用戶已經增加到了近7億戶,覆蓋了一半多中國人口。作為手機用戶最多的國家之一,如果任由此類事件蔓延發展,那麼存在嚴重隐患的可能就不僅僅是個人隐私問題了。

   記者調查 竊聽器材已成泛濫之勢

  商家稱,隻要接通,就可以竊聽對方手機的談話内容,操作非常方便

  通過網絡搜索,“竊聽器”這一關鍵詞的相關信息竟然有幾十萬條之多,而其中最多的就是出售竊聽器的信息。在搜索結果首頁上的10家網站中,有9家在銷售所謂的手機監聽設備。記者登錄了幾家網站,發現其中多數都把“手機竊聽器”吹得神乎其神,聲稱能在不給對方造成影響的情況下,截取其收發短信的内容;在任何地點都能進行手機空中攔截,隻需将要監視手機的号碼輸入系統即可。

  記者了解到,目前市面上賣的竊聽器主要有下面幾種:一種是插入手機卡,隻能通過撥打卡裡的手機号,實現竊聽的目的;第二種也是采取插入手機卡的方式,但比第一種先進,除了可采用第一種方法監聽之外,還有自動回撥功能,更加方便竊聽;第三種是電影《竊聽風雲》裡出現過的一種手機竊聽軟件,隻要輸入對方的手機号碼,就可以進行竊聽。

  在廣州市海珠區某電器城,記者走訪了20多家銷售通訊器材的商鋪後發現,這些檔口大多不在店裡擺賣竊聽器,如果有顧客需要,他們就會找到賣家很快拿過來。對于拿貨的渠道,他們多閉口不談。

  “竊聽器我們都不敢擺着賣。”在一個銷售監控器的商鋪,記者向售貨人員詢問有無竊聽器賣時,售貨人員稱,電器城裡面有很多店在賣,但不是熟人不敢賣給你,因為這是違法的。該售貨人員随即又表示,隻要顧客需要,兩分鐘就可以拿過來。

  記者表示确實想購買,但需要先看貨。兩分鐘後,售貨人員給記者拿來了一大一小兩個不同型号的竊聽器,并告訴記者:“一個175元,一個235元,可以監聽開會。優點是老闆出去了,可以放在門店裡監聽員工。體積小的質量會好一點。”

  在天河區某電腦城,記者同樣發現有許多商鋪在暗中出售竊聽器。在一家銷售通訊器材的商鋪,一男性售貨員聽說記者要買竊聽器,熱情地向記者推薦一款300多元的插電話卡竊聽器。“把卡插進去後,打電話過去,隻要接通,就可以竊聽對方手機的談話内容。操作非常方便,不管對方說什麼都可以監聽。竊聽器可以24小時開機,随時進行監聽。”他告訴記者。

  在走訪中,沒有一家商鋪對記者購買竊聽器的用途提出過質疑。記者從一些商鋪的售貨人員處了解到,購買這些竊聽器材的,有些是夫妻中的一方懷疑對方出軌而用來竊聽的,有些是公司企業為了監視員工,有些是私家偵探,還有一些是用來竊取商業機密的。總之,用途都不屬于合法正規。

  業内人士 高額利潤是泛濫的主因

  售價在5000元以上的竊聽器,利潤至少有50%

  “手機竊聽器之所以會泛濫,高利潤是最直接的原因。”銷售監控器材的某位業内人士向記者透露,目前他手頭的竊聽器售價都在5000元以上,最先進的一款可以賣到8600元,利潤至少有50%。此外,一些用戶的特殊需求也是刺激該類器材泛濫的主要原因。

  手機竊聽器到底管不管用?記者随後采訪了業内通信專家,專家表示,從手機的通信技術角度來說,手機竊聽器應該比較容易被制造。手機的通信過程,就是使用手機把語言信号傳輸到移動通信網絡中,再由移動通信網絡将語言信号變成電磁頻譜,通過通信衛星輻射傳送到受話人的電信網絡中,受話人的通信設備接收到無線電磁波,再轉換成語言信号接通通信網絡。因此,手機通信是一個開放的電子通信系統,隻要有相應的接收設備,就能夠截獲任何時間、任何地點、任何人的通話信息。手機竊聽器的原理是接收空中數字信号,其實在平常我們的一次通話中,絕大部分信号都是浪費掉了的,信号的部分流失對手機和基站幾乎沒有任何影響。如果不借助反竊聽等技術手段,普通用戶很難發現自己被竊聽。

  也有相關業内人士告訴記者,在網上、市場上出售的這種所謂“竊聽器”并不屬于專業設備,說白了就是件“玩具”,由于其電子元件質量相當差,竊聽效果其實并不明顯。因而實現全面的監管也有困難。

  專家呼籲市民在遠離這些違法産品的同時,也要學會保護自己,不要從網上下載來路不明的手機軟件,不要在手機通信中洩露任何敏感信息,如信用卡賬号、密碼等,以免“隔牆有耳”。

  市民熱議 任其發展隐私無法保護

  手機竊聽器公開叫賣,使得普通百姓輕易就可以買到,而這種器材的泛濫給市民帶來的是沉重的心理負擔

  面對手機竊聽器的泛濫,很多手機用戶和市民表示擔憂,希望相關部門狠抓管理。

  “天哪,居然有這麼無恥的人,我真是瞎了眼。”記者在某論壇上看到氣憤而委屈的小蘭(化名)在痛斥前男友。前男友是她同學,兩個月前兩人“友好”分手,前男友将一部手機送她作最後一件禮物。然而,讓小蘭沒想到的是,當初出于感謝接受的手機,卻給她帶來一場噩夢。前男友在這部手機上裝了竊聽器,用此竊聽了她的通話内容并将她的隐私四處洩露。

  采訪中,廣州市民劉先生對記者說:“手機監聽器和監聽軟件如今通過各種渠道公開叫賣,使得普通百姓輕易就可以買到,而這種器材的泛濫給市民帶來的是沉重的心理負擔。這提醒有關部門必須對這類行為加大打擊力度。”

  廣州某貿易公司的職員孫先生告訴記者,公司已經形成了一個規矩,那就是如果有特别秘密的談判,參與者必須先把手機關了,再把手機“扔”離談判場所,以免被竊聽。

  專家呼籲 通過立法追究刑事責任

  近年來查處過許多次,但每次基本上都是沒收設備,對售賣者進行批評教育,沒法更進一步處理

  廣東華安聯合律師事務所律師耿爽表示,監聽器材屬于國家專控産品,私自使用、交易竊聽設備,都是違法行為。即使是公安部門作為刑偵手段,使用監聽設備也需要經過嚴格的審批。如果有地下廠商大量生産銷售,就有可能觸及刑法的非法經營罪;如果使用此設備侵犯了國家安全,就可能觸及非法獲取國家秘密罪;如果侵犯了别人的商業秘密,就構成了侵犯商業秘密罪;如果侵犯了公民個人隐私,沒有造成嚴重後果的,受害人可以通過民事訴訟或者司法救濟,要求賠償或者道歉,如造成嚴重後果,就有可能會被追究刑事責任。因此,市民千萬不要出于好奇等原因而聽信此類産品宣傳,以防上當或違法。

  “除非能夠找到對方制造設備的工廠,那就可以以非法經營罪來處理。但要找到生産地非常困難。”記者從公安機關了解到,目前來說,用拘留或者判刑等來處理售賣竊聽器者還無法實現,主要原因是夠不上刑事追訴标準。對出售竊聽器的現象,近年來他們查處過許多次,但每次基本上都是沒收設備,對售賣者進行批評教育,沒法更進一步處理,主要是因為收繳的物品根本達不到更進一步處理的處罰标準。還有一個原因是查找手機竊聽器等設備的生産地非常困難,許多都在國外。

  有專家指出,夫妻之間即使把竊聽到的證據拿到法庭上,法庭也不會對這種非法取得的證據予以支持。

  “監聽器材屬于國家專控産品,有可能損害國家安全,生産銷售都是有限制性的,不能在市場上随便出售,制造和販賣竊聽器材都屬于違法行為。”廣東合邦律師事務所主任楊愛斌對記者說,如果是用于一定目的的監聽,如盜取商業機密等,這是為犯罪而實施的竊聽行為,要承擔刑事責任。如果隻為了竊聽而竊聽,那麼行為人就侵犯了他人的通信自由和通信秘密,沒有嚴重後果的需要承擔民事責任;有嚴重後果的要根據刑法承擔刑事責任,最高可能被判一年有期徒刑。

  華南師範大學法學院副教授葉才勇指出,為什麼有人要買竊聽器?歸根結底是信任危機惹的禍,是對道德底線的突破。這個東西一旦泛濫,會使人際關系惡化,造成人與人之間的信任危機。

  葉才勇認為,對于買賣竊聽器的泛濫,打擊這種行為已成為政府的一項重要工作。他呼籲,要加強相關的立法,隻有通過明确這種違法行為的法律責任并追究相應的刑事責任,才能保護每個公民的個人隐私。


上一篇:道路監控攝像機,高清晰數字監控攝像機
下一篇:沒有了
免責聲明:凡本站注明來源為xx所屬媒體的作品,均轉載自其它媒體轉載目的在于傳遞更多信息,并不代表本站贊同其觀點和對其真實性負責。